毒瘾,烟瘾、酒瘾、网瘾……一切成瘾,并不只是自制力差那么简单

图片 3

电影《浓情巧克力》中,朱丽叶特·比诺什饰演的女主角做出神奇巧克力,能满足所有顾客的心理需求,让他们原本封闭晦暗的生活有了新色彩。事实上,在现实世界,巧克力同样能让嗜好者成瘾到不能自拔,以至于远离巧克力还会出现戒毒时的症状。

除了毒品之外,在这个社会,能让我们上瘾的东西还有很多:酒精、烟草、赌博、手机乃至食物都可以让有些人欲罢不能。而对毒品等上瘾的人往往会遭到缺乏自制、意志薄弱等道德指控。

电影《浓情巧克力》中,朱丽叶特·比诺什饰演的女主角做出神奇巧克力,能满足所有顾客的心理需求,让他们原本封闭晦暗的生活有了新色彩。事实上,在现实世界,巧克力同样能让嗜好者成瘾到不能自拔,以至于远离巧克力还会出现戒毒时的症状。

可如果人人都有成瘾的风险,我们与吸毒者的区别又在哪里?是意志力更强吗?当“身体不受意识操控”时,自制力还能在多大程度上控制自身的行为?各类成瘾现象是否基于一种普遍的生理机制?

图片 1

世界知名神经科学家迈克尔·库赫从生物学的角度分析了人类对药物上瘾的原因,在他看来,“成瘾是一种严重的、慢性的、复发性的脑部疾病。”–是遗传因素与环境因素共同作用的复杂结果,而大脑的生物性改变或许使得所谓的意志力变得脆弱不堪。

巧克力的成分并不复杂,大量的糖赋予巧克力沁人心脾的甜蜜,能让食用者短时间内就获取大量能量;可可粉为其披上褐色的外观,同时还使巧克力具备了独
特风味。其余的一些微量而重要的成分——咖啡因、花生四烯酸氨基乙醇、色氨酸和苯乙胺——或多或少都参与了大脑的某些生理过程。

因此,面对成瘾风险,库赫认为最好的方法仍是预防–“我们仍只能远离那些被确认成瘾性和伤害性高的事物。”

此前有报道称,食用巧克力能让人情绪高涨,并会产生欣快感,或许就与巧克力中微量成分相关。众所周知,咖啡因能使人兴奋,而花生四烯酸氨基乙醇是一
种内源性的大麻碱类物质,能与大脑中的阿片类受体相结合,促进大脑中多巴胺的产生,从而人让人产生快感。尽管巧克力的促high能力较海洛因等毒品要弱很
多,但科学家们依旧在一些人中观察到巧克力上瘾的症状,并由此衍生出了一个由chocolate与alcoholic组合而成的新
名词——Chocoholism。

图片 2

巧克力不但能让人迅速地喜欢上它,如果有一阵没有摄入巧克力还会使一些人出现类似戒烟、戒酒、戒毒时常见的戒断症状——焦虑、紧张、浑身不适。波士顿大学的神经科学家皮艾特罗·科顿曾在《美国科学院院刊》上报道了他在动物实验中的发现。

成瘾:你的大脑出了障碍

研究中受折磨的依然是小鼠。有一组小鼠在5天时间内可以敞开肚皮想吃多少普通鼠食就吃多少,另外两天它们可以像打牙祭一样吃到最喜爱的巧克力甜食。另一组作为对照的老鼠就没那么幸运了,它们每天只能吃到标准数量的鼠食。

毒品的妖魔形象已经为社会定格,吸毒者也因此在道德上广受指责。可既然人人都可能面临成瘾,那我们与吸毒者有什么区别?是因为我们的自制能力更好,还是因为我们够幸运能躲开?这些导致不同程度上瘾的事物是否能够类比?为什么它们会有魔力让我们迷恋甚至无法自拔?

这一实验持续7周。研究进入到第五周时,大快朵颐的甜食组小鼠摄入的热量已经比对照组高出了20%。与此同时,当每周两天的甜食被普通鼠食代替后,
小鼠们立刻表现出了茶饭不思的症状,食量比第五周时减少约30%。随着研究的继续,这一症状变得愈加严重。在衡量焦虑感的迷宫试验中,戒断巧克力的甜食组
小鼠表现出了更强烈不安的症状,而且一旦恢复供应巧克力甜食,这些症状迅即消失。

在科学界,对成瘾问题的正式研究至少从20世纪初期就已经展开。很多顶尖研究机构通过使用复杂的实验设备,让成瘾研究变得精细。“成瘾是一种严重的、慢性的、复发性的脑部疾病。”这是世界知名神经科学家迈克尔·库赫的总结。他说,成瘾包括吸引、诱惑、强迫和痛苦在内的一系列阶段,像毒品、赌博、上网和巧克力都在以相似的方式影响大脑。但只有当这种事物控制了这个人的生活,一旦脱离就会产生巨大痛苦,我们才会认为出现了成瘾现象。

分析这种症状出现的原因时,科顿怀疑一种名为促皮质素释放因子可能在其中扮演了关键角色。这是一种与大脑应激反应相关的激素。在毒品和酒
精戒断的过程中,科学家就曾观察到这一分子参与其中。为此他测量了这些患上巧克力瘾的小鼠体内CRF的含量,结果发现戒断甜食后,CRF的表达水平是之前
的5倍。此外科顿还为成瘾小鼠注射了CRF受体阻断剂,使CRF无法再与其受体相结合,抑制CRF发挥作用。效果很明显,小鼠开始慢慢减少巧克力甜食的摄
入,开始更多地吃起普通鼠食,而且甜食戒断症状也减弱了很多。

图片 3

科顿的工作不但初步揭开了巧克力成瘾的神秘面纱,其中的CRF分子还很有可能成为新型药物研发的靶点。美国酒精滥用及成瘾研究所的心理学家马库斯·
海利希就为这一发现击节叫好,他认为对个中机制的了解,能够帮助我们更深入地了解人们对毒品、酒精乃至垃圾食物成瘾的内在原因。

成瘾性药物如何影响大脑

成瘾性药物是如何影响大脑的?一个关键的指标在于“神经递质”,这是人体神经细胞之间传递信号的化学物质。神经递质已经发现有数十种,知道的比如多巴胺、内啡肽、乙酰胆碱。不同的成瘾性药物,与特定神经递质的活动改变有关。

过去亿万年,神经递质和我们的大脑协同进化,和平共处。可是,成瘾性药物的介入,影响了神经递质的功能,歪曲了由大脑调解的行为,使得我们几乎不受控制。

Leave a Comment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