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奘大师

玄奘大师
陈素出家为僧,住在东都净土寺,这就是后来的长捷法师。长捷法师讲解佛教经义,与当时的名僧并驾齐驱。因为家庭遭遇贫穷和灾难,长捷法师便将弟弟玄奘带在身边,每天都向他传授佛教义理,还教给他辩论的技巧。玄奘十一岁时,诵读《维摩诘经》、《法华经》剃度后,更是胸怀大志,不与寺中的朋辈为伍,念诵、阅读佛经,没有一点儿空闲。

唐太宗贞观五年,公元六百三十一年秋天,玄奘到达了他心中的圣殿——那烂陀寺。

武德五年,玄奘二十岁,就为许多学问高深的僧人讲解《阿毗昙心论》。他不看经文,而他的解释就像泉水一样喷涌而出。当时人们将玄奘看作神人一般,认为如果他不是神人,又怎能达到如此高的水平。

那烂陀寺为玄奘的到来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,不仅派出上千僧众出寺迎接,还选派了二十名仪容整齐、精通经律且年龄非老非少的高僧,陪伴玄奘谒见戒贤法师。

立志西行取经

戒贤法师出身王族,婆罗门种姓,曾跟从护法菩萨学习,是戒日王时代全印度大乘有宗的最高权威,这一年他已经一百零六岁了。

仆射宋国公萧星,敬重玄奘的卓越智慧,便上奏请玄奘住在庄严寺。然而,这并不是玄奘的志向。玄奘心想:“我周游吴、蜀,接着又到赵、魏,最后来到关中,只要有讲经的法会,我几乎都听遍了,总感到美中不足。如果不能深刻理解传入中国的佛教义理,就无法悟解、阐释经文的深刻含义。我只有不惜舍身殉命,前往佛教圣地,才能看到全部佛经,一睹佛法妙理,穷究佛典真经,然后返回中华,弘扬佛法。”当时玄奘只有二十九岁,他毅然独自向朝廷上奏,但是有关部门却拒绝呈递他的奏章。玄奘只好暂时停留在京城,到那些外国人居住的地方,广泛学习外国的语言文字,等待出国的机会。

四年的行走,艰辛倍尝,就是为了这一刻。玄奘恭恭敬敬,按照礼仪,“膝行肘步,鸣足顶礼“,向戒贤法师问讯赞叹;戒贤法师见到玄奘,也是喜极而泣,满眼泪花,欢欢喜喜地收下了这个徒弟。

贞观三年,因为遭遇到特大霜灾,庄稼欠收、减产,朝廷下诏允许僧人和老百姓到丰收地区寻求食物。有了这个机遇,玄奘来到姑臧,又到达敦煌。路经天山要塞时,只见满目黄沙,杳无人迹。玄奘只好任凭命运的摆布,艰难跋涉在沙漠之中。

原来戒贤法师曾患有二十多年的痛风病,每次发病时,手脚抽筋,如火烧针刺般疼痛。三年前病痛加剧,戒贤法师实在忍受不住了,想绝食自尽。就在这个时候,他梦见了观自在菩萨、慈氏菩萨和文殊菩萨,菩萨告诉他,你不要轻生,有中土僧人要来跟你学习《瑜伽师地论》,你要教导他,让没有机缘听到的人能够得到学习机会,让正法得到传播。戒贤法师遵从了菩萨的指示,从此以后,他的病痛也好转了很多。

求法那烂陀

那烂陀寺给玄奘提供了相当优厚的待遇,安排他住在当年护法菩萨房北的上房里,每天供应“瞻步罗果一百二十枚,槟榔子二十颗,荳蒄二十颗,龙脑香一两,供大人米一升……月给油三斗,酥乳等随日取足。”并派了一个净人和一个婆罗门伺候他,出门乘坐象與。整个寺庙里享受这种待遇的只有十个人。

那烂陀是印度最著名的寺院之一,由五个国王共同建造,物品供给非常丰厚,故又有施无厌之称。寺里有很多圣迹,精舍最高的有二十多丈,佛陀曾在此说法四个月。

那烂陀寺,又名施无厌寺,顾名思义,就是永远不知疲倦的施舍。那烂陀寺不仅规模宏大,建筑壮丽,更重要的是藏经丰富,人才辈出,学习气氛极为浓厚。玄奘到来时,那烂陀寺已建寺七百多年,正是极盛时期。僧徒达上万人,每天讲座有一百多个,不仅学习大乘佛教学说,还学习俗典《吠陀》等书,因明、声明、医方、术数也都学习。在寺里,能解经论二十部的有一千多人,三十部的有五百多人,五十部的包括玄奘在内共十人。只有戒贤法师穷览一切学问。

玄奘游历印度各国,声名远扬,将要到达那烂陀寺时,有四十位高僧到农庄迎接他在此住宿,该农庄就是目连出生的地方。第二天吃过饭后,又有二百多僧徒,一千多百姓,抬着乘舆,手擎幢幡、华盖和香花将玄奘引入寺中。

那烂陀寺并没有让玄奘马上开始学习,而是安排他到各处礼拜佛迹。玄奘游历回来之后,公元632年春天,年逾百岁的戒贤法师开始为他讲《瑜伽师地论》。《瑜伽师地论》是弥勒佛所说五部大论里最根本、最重要的一部,梵文有四万颂,译成汉语多达十六万句。

玄奘与僧众们互致问候,迎接仪式结束后,玄奘住在寺中,与寺中僧人享受同等待遇。寺中又派遣二十人将玄奘领到正法藏的住处——戒贤论师处。戒贤论师当时已一百○六岁,为僧众所敬仰,所以称他为正法藏。他学问上博闻强识,对于佛教与其他教派、佛教中大、小乘的一切经书,没有不精通的。

戒贤法师开讲一事轰动了整个印度,各地赶来听讲的人达到几千人,十五个月才讲完。玄奘不弃寸阴,日夜修习,《瑜伽师地论》从头到尾学习了三遍,《顺正理》、《显扬》、《对法》各一遍,《因明》、《声明》、《集量》各两遍,《中论》、《百论》各三遍,还有一些已经听过的经论,存在的疑难问题也得到了解决。

戒贤论师接受玄奘的礼拜赞颂后,让他坐下来,问他来自何处。玄奘回答说:“我从中国来,想学习《瑜伽师地论》等论著。”戒贤论师听后流泪哭泣起来,让弟子觉贤向玄奘叙说自己的往事。

玄奘在那烂陀寺学习了五年时间,学术功底更加深厚了。好学不倦的他没有满足已学知识,于公元636年春天,离开那烂陀寺,重新开始了游学生涯。他游学的足迹遍及了整个印度,只要见到学有所长的人,都会相从学习。名满印度的论师胜军,各种学问深厚广博,玄奘停下来跟他学习了首尾两年的时间。

觉贤告诉玄奘,和尚在三年前患上疾病,身上如同刀刺一般疼痛难忍,他因此想绝食而死。一天夜里梦见一位金色神人对他说:“你不该厌弃自己的身命。你的前生是国王,残害了许多生灵,应当忏悔自责,怎么能自尽了事呢?有一位支那国的僧人来此地学习,已经上路了,三年后就到这里。到时你将佛法传授给他,他再去传扬,你的罪业自然就消失了。我是文殊菩萨,因此特来相劝。”现在,和尚的病情基本好转了。

公元640年,玄奘四十一岁,他想念祖国,于是返回那烂陀寺向戒贤法师辞行,没想到被戒贤法师拦了下来。

戒贤又问玄奘:“你在路上走了多久?”玄奘回答说三年多。玄奘求法的经历果然与戒贤梦中相同,戒贤不由得悲喜交集。

戒贤法师要玄奘在那烂陀寺开讲《摄大乘论》和《唯识决择论》,宣扬正法。因为这时有一个大德师子光在那烂陀寺讲《中论》和《百论》,阐述自己的理念,攻击《瑜伽师地论》。玄奘和师子光往复辩论多次,师子光不能自圆其说,竟至无言以答。听他讲课的弟子们不再相信他的理论,转投玄奘门下。玄奘把自己的论点写成三千颂的的《会宗论》,戒贤法师和大家读了无不称颂。除此之外,玄奘还著有《破恶见论》。

那烂陀寺立有寺规,精通经律论三藏的人,设有十个名额,但一直缺少一位。因玄奘很有名望,便推举他补上这个位置,而且每天供给他上等的食物二十盘,大人米一斗,还有槟榔、豆蔻、龙脑、酥蜜等食物,以及四个奴仆和一个婆罗门。他行走时乘坐象舆,有三十个随从。大人米像黑豆那么大,做出的饭香传百步,这种米只有国王和精通佛法的人才能享用。

师子光为了挽回声誉,找了他一个东印度的同学旃陀罗僧诃来和玄奘辩论,旃陀罗僧诃来了之后,慑于玄奘的威名和学问,竟然不战而退,由是玄奘的名声越来越大。

玄奘请戒贤论师讲解《瑜伽师地论》,听讲的有数千人,十五个月才讲了一遍。戒贤论师又用了九个月向玄奘讲授第二遍。除此以外,《顺正理论》、《显扬圣教论》、《对法论》等经论,玄奘都可以向戒贤论师请教、听受。玄奘对《瑜伽师地论》专门研究,夜以继日,花费了五年的时间才感到满足。

在一场和一个顺世外道的论战中,玄奘的胆魄和胸怀让这个外道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外道离开后,去了东印度迦摩缕波国,在国王鸠摩罗王面前夸赞玄奘的仪容学识,鸠摩罗王闻言大喜,立即派使者前来相请。

这时,戒贤论师告诫玄奘说:“你舍身求法,历经十年才到今天这种地步,我不辞老朽,尽力向你传授。佛法贵在流传,你应该再去参学其他部派的学说。人的生命如同早晨的露珠,朝夕之间就会消失。如果你现在不去,会失掉学习的机缘的。”

玄奘虽然不由自主的卷入了一次次辩经中,声名显隆,但他并不留恋名誉的高峰。在征得戒贤法师同意后,他开始收拾行装,准备返回祖国。

玄奘听从戒贤论师的话,离开那烂陀寺,准备到印度各国游历寻访各种圣迹,博采众家之说。

这时,鸠摩罗王派出的使者到来了,表示要接玄奘去迦摩缕波国。戒贤法师和玄奘左右为难,不想前去。鸠摩罗王固执己见,再次派使者传书,表示如果玄奘不去,就要踏碎那烂陀寺。玄奘只好辞别戒贤法师,随使者到了迦摩缕波国。鸠摩罗王见到玄奘大喜过望,把玄奘请入王宫,尽诸供养,请受斋戒。

弘法印度诸国

印度最负声望的戒日王听说之后,大惊,让鸠摩罗王把玄奘送到他那里,鸠摩罗王不肯。于是两大国王隔恒河摆开战阵,战争一触即发。鸠摩罗王自知惹不起戒日王,只好妥协。

博采众长后,玄奘想到各处去弘传佛法,戒贤论师支持他的主张,鼓励他去弘扬佛教正法。玄奘便前往东印度的迦摩缕多国。这个国家的国王事奉天神,敬重各种教义,只要听说是有智慧的人,不管是邪是正,都一律供奉礼敬,因此国内异教徒有数万人之多。佛法虽然在印度弘传了很久,但是却没有传到这里。

当晚,恒河上灯火通明,鼓声震天,戒日王亲自过河迎接玄奘。

童子王听说玄奘的名声后,非常希望玄奘能来他的国度,派遣使者前来迎请了好几次,玄奘才前往。一见到玄奘,国王就对他高雅的风度、清远的神思赞叹不已。他们两人就像老友重逢般谈论起佛理,一谈就是一个月。这时,佛教以外的各种道术云集在一起,向国王请求与玄奘辩论,一决胜负。玄奘同他们辩论,不过几个回合,这些邪教徒就一败涂地了。

笃信佛教的戒日王听了玄奘讲经之后,大为叹服,决意为玄奘在曲女城举行辩论大会。

童子王对玄奘更加尊崇,开始信仰佛教。他问玄奘诸佛有哪些功德,玄奘称赞佛用法身、化身、报身这三种身来利益众生,因此撰写了有三百首颂的《三身论》赠给国王。国王对玄奘更是顶礼膜拜,诚心皈依。

贞观十五年(641)腊月,玄奘和戒日王一起到达了曲女城。这次大会是印度历史上时间最为确定,记载最为详尽的一次讲经辩论大会,盛况空前。

摩竭陀国的大臣听说了玄奘的名望,就对戒日王说:“东部蕃国童子王那里有支那国的大乘天,道德高尚弘大,很受童子王的尊重,请大王派人前往迎他来我国传法。”

五印度中有十八个国王参加,大小乘僧人三千多人,婆罗门和外道两千多人,那烂陀寺一千多僧人到会,再加上随从、仆人,还有大象、车子、幢幡,场面热闹拥挤,如云兴雾涌,绵延几十里。

Leave a Comment.